【绿龙红凤】(20 - 黄色电影 - 最好的激情黄色片电影网站就是黄色电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绿龙红凤】(20

【绿龙红凤】(20

     第二十章
 
  殷玉龙帮杨不悔把她的花瓣清理干净后,就拿着娘亲的裹裤,离开了娘亲的 房间,躺在床上,心里是又惊又怕,明天!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殷玉龙离开后 不久,一个人影飞速进入杨不悔房间,扑向床上美人,一场一流高手间的惊心动 魄大战开始了,只是殷玉龙傻乎乎不知道。
 
  第二日,殷玉龙怀着紧张,不安的心情,等着杨不悔的严厉批评和教育,越 等越烦躁,越想越自责,很恼怒自己真会如此对娘亲,其实殷玉龙在先天太极功 瓶颈卡住一年里面,阴阳失调,随着阳气旺盛,阴气逐渐跟不上,一时突破不了, 又年青血气方刚,冲动在所难免了。
 
  殷玉龙出火过后,心情一时紧张不安,没有察觉自己先天太极功突破到第五 层境界了,内力也达到初级一流高手。在院子等了一天,也没见到娘亲,觉得不 对后进房间找,等把院子房间找遍了,都没娘亲身影,只在娘亲卧室里找到张书 信,说殷玉龙是一时冲动,娘不怪他,只是出去散散心,一两月过后自然回来, 爹很快回来,不用找娘云云。
 
  殷玉龙看到这,没想那么多,就冲下山找娘了,虽然是个高手了,但是在外 面高手也不是万能的,例如出门没带钱,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自己堂堂武当掌门 之子总不可能打家劫舍把,没办法找了两天饿了两天,灰溜溜的回武当了,虽不 是第一次出门,但走的在远也有限,跟何况身上没银子。
 
  回到山上时,刚好是黄昏,在院子里殷梨亭坐在哪等着,殷梨亭早知道殷玉 龙下山了,方圆几百里基本都是武当说的算,找个小子行踪还不简单。殷玉龙上 前道:「爹」。殷梨亭捡起院里的竹扫把就给殷玉龙来了几下:「小子长大了, 会飞了,偷偷摸摸下山玩了吧,到了一流高手翅膀硬了?边抽边骂,殷梨亭知道 儿子是一下没缓过来,自己打了一顿,他的内疚缓和下来,以后夫人引诱这小子 就容易多了,想着以后的幸福生活,兄弟很快的抬头了,为了掩饰自己兄弟,打 的更欢还用上身法轻功。
 
  殷玉龙自然被收拾惨了,殷梨亭在他身上把武当剑法施展了一次,殷玉龙自 然深有体会,剑剑到肉,老子要教训儿子,肯定不能运内力抗,给收拾了一顿, 加上以后日子练功时间加倍,殷梨亭才放过了殷玉龙,也没有说杨不悔离开去哪 了,殷玉龙也不敢问。
 
  杨不悔离开一月后,武当来了个客人,说是在武当待一月左右,就会离开, 殷梨亭点名要殷玉龙亲自招待哪位客人。
 
  当殷玉龙来到武当大殿里看见殷梨亭带着一个可人的小女孩,走近一看心中 不禁惊艳了一把,只见那小女孩大约XX岁左右,一身天蓝色长裙,头上扎了两 个牛角辫,圆圆的脸蛋,笑起来可爱无比,特别是笑时嘴角边的小酒窝,样子清 秀可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胚子,长大就是一祸害。
 
  殷梨亭介绍着小女孩:「这是峨眉山周芷若掌门的小徒弟,叫上官瑶淼,周 掌门有点事,托我们武当照看一下。」还没等殷梨亭在说,上官瑶淼就跳了出来 一脸天真可人模样,拉着殷玉龙的手叫到:「我知道,你是玉龙哥哥,是瑶淼的 未来夫君,我听师傅说了,师傅叫我过来是我们培养一下感情的。」殷梨亭听到 也没什么好惊讶,这事早就和周芷若商量好了,她也很赞同,决定先让他们处一 下,培养下感情,过几年就可以成婚。
 
  殷玉龙被天真可爱又长得十分妖孽的小妹妹拉着手,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兰 花体香,看着那微微隆起的胸脯,盈盈一握的细腰,挺翘的香臀,居然可耻的硬 了,听到可爱小妹妹说自己是她夫君时,肉棒居然跳动起来,心道:自己这是怎 么了,这么冲动,就算是自己夫人也要慢慢来啊。站那也不知道说什么,在那呵 呵傻笑,拼命掩饰自己兄弟。
 
  殷梨亭知道儿子中了媚术,心道这小丫头好厉害的媚术,要不是自己是高阶 一流高手,恐怕也顶不住,说着又想起了什么,看着上官瑶淼,对这峨眉武当联 姻很是看好,:「好了,玉龙你带瑶淼去参观下。」说完就离开了大殿。
 
  上官瑶淼见殷梨亭离开后,将殷玉龙整个胳膊埋进自己的小胸脯里,天真道: 「玉龙哥哥,我们去哪里玩?城里市集?后山野地?还是房间里面?」后半句是 贴在殷玉龙耳边说的。
 
  殷玉龙到底也是个一流高手了,运功抵御着欲火燃烧,轻描淡写道:「瑶淼 妹妹,先带你参观下武当山,在带你去城中热闹下,最后带你游山玩水。」心里 想的却是在你离开前玩玩你的山,在玩玩你的水就更好了。
 
  小两口的日子过的暧昧无比,上官瑶淼继续动作语言挑逗着殷玉龙,开始殷 玉龙还君子无比,圣人一样,自从上官瑶淼看殷玉龙难受无比,帮他撸了几下后, 圣人装不下了,一个十分妖孽的萝莉,老在诱惑你太监都心动啦,何况血气方刚 有尝过甜头的殷玉龙。
 
  上官瑶淼虽帮殷玉龙撸下管,但却不让他泄精,说对身体不好,殷玉龙没办 法只能偷偷撸管,当撸得十分舒服,快要爆发时,一个小石子暗器飞来,命中要 害,剧痛使得殷玉龙兄弟向上一百八十度,变成了六点半。小萝莉瑶淼出现道: 「撸管对身体不好,请玉龙哥哥忍耐。」殷玉龙还能怎样呢?美女萝莉总有点特 权不是。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多天,最然殷玉龙恼火的是,自己跑到哪里撸管,上官 瑶淼都可以找到,那小萝莉武功也就二流左右。
 
  「呼……」一天的练功终于结束了,殷玉龙躺在冰凉泉水池边,想着上官瑶 淼忘情的撸着管。忽然一暗器激射而来,眼看就要命中龟头,殷玉龙屁股一扭, 握着肉棒的手一歪,躲开了。
 
  「玉龙哥!都说过好多次了,撸管不好!」上官瑶淼一脸天真可爱的说着。 让殷玉龙惊讶的是小萝莉的打扮,一身洁白真丝裹衣裹裤,在池边还湿身了,天 真无邪的微笑,嘴角的酒窝似盛开的花朵,那微微隆起的酥胸,酥胸上的嫣红两 点,似宝石般亮瞎了殷玉龙眼睛,纤细的腰肢,在那浑圆玉腿间是那像馒头般的 隆起。
 
  殷玉龙自从在杨不悔那出了次火后,天天练功练到像死狗一样,没心思想撸 管老是被打断,但现在看着萝莉这打扮,自己可忍兄弟都不能忍了,也不掩饰肉 棒的挺起,:「瑶淼妹妹这是你自找的,」说着就像禽兽一样,扑向了瑶淼小萝 莉。
 
  上官瑶淼在峨眉山长大,那里都是尼姑什么的,基本都是女的,上官瑶淼知 道自己漂亮,想找个男的试下师傅教的调戏男人方法好不好用,好不容易到了武 当有个殷玉龙玩玩,好不开心,当然峨眉武当有意思联姻,现在只看小两口意思 了。上官瑶淼主修九阴真经,现在是二流高手,因心里善良杀招没学多少,主修 轻功身法,每次捉弄殷玉龙后,都逃之夭夭,第二日在来挑逗殷玉龙。
 
  殷玉龙早就想教训下这小萝莉了,可惜自己身法不够快,一下捉不到她,时 间长了她就逃到有人的地方,武当少侠总不能在武当山什么了峨眉派小师妹。殷 玉龙在这段时间苦修了下九阳功做辅助功法,先天太极功使用暗器不好制住那小 萝莉,毕竟小萝莉练九阴真经的。
 
  上官瑶淼见殷玉龙扑上来,就要施展轻功逃离,啪啪两声作响,动不了了, 只见殷玉龙相当麻利的把小萝莉剥光,接着把小萝莉抱上清泉池边草地上。 
  殷玉龙神情是压抑的疯狂的欲望,大手把眼前细嫩的双腿掰的更开,火热的 目光紧紧看着那销魂的花瓣。手指按压上凸起的小花蕾,让仰躺在草地上的上官 瑶淼浑身一震,「玉龙哥哥……别……」「好敏感啊……瑶淼妹妹的小花蕾真可 爱……让哥哥尝尝……」话音刚落,柔软的舌尖就碰触到粉红的阴蒂,上官瑶淼 大声呻吟,「啊……玉龙哥哥……好舒服……」XX岁的上官瑶淼这时已知道要 发生什么。在师傅这几年的教导下,她了解男人女人的敏感部位,也知道自己小 身子很敏感,只要被人轻轻的一个碰触到花蕾,她马上就会流出香甜的春水,散 发浓烈的兰花香味,并全身发软无力再高的武功都没用。
 
  果然,殷玉龙只吮了吮她的小阴蒂,花瓣里的小孔就溢出了晶莹的液体,空 气弥漫着兰花气味更浓了,殷玉龙看着眼前的风景,沙哑道:「瑶淼妹妹的春水 怎么会那么的香,真是个荡妇,一舔就湿!」难耐的扭动着小香臀,上官瑶淼着 急道,「玉龙哥哥……瑶淼还要……玉龙哥哥吃瑶淼屄屄……嗯……」殷玉龙不 再慢条斯理,而是张开嘴,把上官瑶淼小小的阴阜整个纳进口中,像是要把它吸 进肚里一般,大力地吸吮着。上官瑶淼的春水失控般得汩汩流出,流进殷玉龙等 待的嘴里。大舌戏弄着粉红的花瓣,殷玉龙口齿不清地说:「真骚……真甜…… 宝贝,叫……叫哥哥喜欢听的……」「哦……玉龙哥哥……舔的瑶淼……好舒服 ……瑶淼要哥哥,哥哥再吃我……」「骚货,这麽浪……还老是来勾引哥哥我… …」嘴上动作不停,大手扬起,不轻不重地拍了上官瑶淼白嫩的香臀一下,上官 瑶淼突然大叫,「啊……瑶淼……要尿尿了……」娇美的阴花剧烈地抽搐,上官 瑶淼拱起小小的身子,到达了快乐的巅峰。
 
  殷玉龙邪肆的笑终于小报仇了,没想到上官瑶淼居然到了小高潮,伸出舌头 舔干净她流出的春水,揉揉她微微颤抖的花瓣,「唔,瑶淼妹妹的春水真好吃, 还那么的香,哥哥以後要天天吃……」说着便吻上了小萝莉的樱唇,她热烈的回 应着,与殷玉龙的舌头拼命纠缠,发出啧啧的水声,色情无比。
 
  「唔……」发胀的小奶头也被湿热地包裹住,女孩分心去看,只见殷玉龙埋 头在她胸前,啧啧有声地舔弄着自己的一枚葡萄。上官瑶淼越来越舒服,小小的 胸脯不断地往上挺,将可爱白嫩的乳房更深地往殷玉龙嘴里送去。
 
  「啊……给我啊……玉龙哥哥……瑶淼要……哥哥……要……」上官瑶淼急 切地渴求道。知道上官瑶淼开始发情,殷玉龙的食指猛地插进了那小小的紧窒的 甬道,上官瑶淼放声呻吟,「啊……好棒……哥哥……」殷玉龙冷酷地笑,「哼 ……荡妇……竟然喜欢被哥哥插穴……真浪……」感觉到上官瑶淼的花瓣流出大 股的春水,殷玉龙再探出一指,两指并拢,插了进去。
 
  「不……好涨……玉龙哥哥……饶了我……」下体被撑得仿佛要裂开,上官 瑶淼有些害怕,拼命的摇头。殷玉龙两根手指缓缓地抽动着,嘴角弯起邪恶的笑 容,「真的不要?确定?」「不……」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恐惧。「那好吧! 瑶淼妹妹不要,哥哥就不勉强了。」说着,竟毫不留恋地抽出了手指。
 
  「啊……」下身猛地一空,不知名的空虚感扑面而来,「呜……哥哥……」 「怎麽了?」殷玉龙一边舔着手指上的春水,一边疑惑地看着上官瑶淼。身体越 来越难过,上官瑶淼的神智渐渐不清晰,好想要……「哥哥,要……」湿漉漉的 修长手指捏上上官瑶淼小巧的下巴,殷玉龙声音冷酷,「说!要什麽?说得我不 满意,你今天就别想舒服!」上官瑶淼终於崩溃的大哭,「呜……我要哥哥…… 狠狠地干我的小淫屄,好痒……玉龙哥哥给小淫娃止痒……哥哥……」「噢,你 这个欠人干的贱货!」大力地把两条细白的小腿分到最开,殷玉龙握着巨大肉棒 抵住不断流出春水的小洞穴,「骚货,你是我的,啊……」一插到底!紧窒的内 壁紧紧吸咬着殷玉龙的肉棒,身下上官瑶淼痛得呻吟,但这痛苦很快就被快意淹 没,好充实,哥哥的肉棒进到里面给自己止痒了,好舒服……「啊,好胀……」 不敢相信,那麽大的东西,竟然能进入自己的身体,虽然胀的有些难受,还带有 一丝疼痛,可是怎麽会那麽舒服,好像要上天一般的感觉。
 
  殷玉龙一顶之下,报了这些天的仇了。被这温暖的小嘴吸住,忍耐已经到了 极限,扣住上官瑶淼不盈一握的腰肢,下身开始大力的耸动,粗大的肉棒在哪鲜 红的小孔里不断地进出,带出丝丝血液。
 
  如此大力的冲撞,让上官瑶淼幸福地尖叫出声,「啊啊啊……哥哥,捏我的 奶子,用力捏……」殷玉龙疯狂地插干上官瑶淼的淫屄,听到她发浪的叫声,殷 玉龙眼睛变得赤红,修长的手狠狠扇向那不大却饱满的乳房,「让你浪,这麽喜 欢被哥哥操干?嗯?」乳房的疼痛夹杂着丝丝快感,让她放声哭喊:「喜……喜 欢,喜欢哥哥干我……」殷玉龙舒服地低吼,「瑶淼真是个贱货,竟然喜欢被哥 哥肏屄?说,哥哥的肉棒大不大?爽不爽?」「好大,干的妹妹好爽……啊啊啊 ……」拉过上官瑶淼的小手,抚上因动情愈发凸起的小花蕾,殷玉龙露出邪恶的 笑容,「这是瑶淼的阴蒂,瑶淼自己揉它,快点……」上官瑶淼已经失去了理智, 只知道这时要按照哥哥的指令去做。手指压住那粒小花蕾,死命地揉弄,嗓音稚 嫩的淫叫:「啊,好舒服!唔,我的阴蒂……好喜欢……」看到眼前淫荡的画面, 殷玉龙残忍地捏着妹妹的奶子,「说,你是什麽?」上官瑶淼已经不知道什麽叫 做羞耻,只想得到最大的快乐,「瑶淼是淫娃娃……是哥哥的小荡妇……峨眉的 小骚货……瑶淼喜欢被哥哥干……被哥哥肏……啊啊……要到了……瑶淼又要到 了……」话音刚落,上官瑶淼小小的身子猛地拱起,整个身体不断地颤抖抽搐。 殷玉龙被她高潮喷出的暖汁浇的一个哆嗦,猛然抽出自己的肉棒,运功压制泄身 的冲动。
 
  上官瑶淼瘫软在凌乱的草地上,下身一片狼藉,原本清澈的眼神有些涣散, 浑身再也使不出一分力气。殷玉龙双手插入她的腋下,微微用力把她提到自己身 上面对面坐着。青筋突起的肉棒抵着她湿黏的花瓣,「宝贝,哥哥还没够呢……」 上官瑶淼细细地喘息,声音有些不稳,「唔……哥哥,让瑶淼休息一下嘛……」 殷玉龙可怜兮兮的看着上官瑶淼,「瑶淼妹妹忍心看哥哥忍得这麽辛苦吗?哥哥 被你撩拨了那么多天,都难受的要死掉了,妹妹难道不爱哥哥?」上官瑶淼也是 怀春少女,殷玉龙又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不喜欢就不去撩拨他了。听他这 么说心立马疼了起来,哥哥平时最疼自己,什麽都给自己最好的,自己怎麽能因 为累而让哥哥难受呢?况且,因为体质的作用,自己慢慢也开始动情了。
 
  靠着殷玉龙的帮助,撑起无力的身子,上官瑶淼主动抬起小臀,一只小手伸 到下面,握住殷玉龙的粗大肉棒,对准自己的屄口,身体用力,缓缓做了下去。 「唔……哥哥……瑶淼……乖不乖?」「呃……好乖的淫娃娃……再用力!」殷 玉龙一掌重重打在上官瑶淼雪白的翘臀上,嘶吼道,「全吞下去!把哥哥吃下去! 哦,你这个贱货,母狗!」「啊……进不去,哥哥帮我……」殷玉龙的肉棒卡在 中间,不上不下的,让他抓狂,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他抓着上官瑶淼的身体, 一个深顶,尽根没入。
 
  撕裂般的剧痛上官瑶淼恢复了一些神智,小手推着殷玉龙的胸膛,挣扎着, 「好痛……呜呜……哥哥坏……」这时的殷玉龙根本听不见上官瑶淼的哭喊,想 了好多天的骚屄,如今终於结结实实的肏到了,他怎麽可能放过她。
 
  轻轻松松制住身上的小宝贝,殷玉龙拼命的向上耸动,滚烫的肉棒在春水和 血液的润滑下,在小屄紧窒的包裹下,舒服得他想把上官瑶淼往死里干,而他也 确实是这麽做的。
 
  每当上官瑶淼的雪臀抬起,那湿淋淋的洞穴就清晰的展露出来,粉红的两片 阴唇随着肉棒的进出也被带得进进出出。
 
               二十一章
 
  「可怜的小骚货……」殷玉龙抚着她上下颠动的头,修长的手指蹭着那艳丽 的唇,温柔道,「张嘴……」上官瑶淼在晃动着张开嘴,听话的让哥哥的手指钻 入口中,搅弄着她香滑的小舌。殷玉龙的食指和中指捏住那滑溜的小舌头,微微 用力向外扯,也扯出了小嘴里无法吞咽的唾液。
 
  看着上官瑶淼伸出来的舌头和嘴角大量的蜜液,活像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 「瞧瞧我的小师妹是多麽的饥渴啊,口水都流出来了,换这个吸吧……」
 
  殷玉龙抱起身上的上官瑶淼,让肉棒从她的淫屄中脱离出来。捏住她的下巴, 将那沾满春水和血色的粗大肉棒塞进上官瑶淼嘴里,「唔……乖,含住了,好好 用你的骚舌头舔……」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只能跟随着殷玉龙的指令一步步做。温暖湿润的 小嘴舔的殷玉龙直叹气,「真是一张好嘴!瑶淼最爱哥哥的肉棒是不是?好不好 吃?哦,看看上面都是你的口水呢。」
 
  吸吮肉棒这美妙滋味的上官瑶淼,觉得花瓣里变得空虚麻痒,「呜呜……玉 龙哥哥……插进来……」殷玉龙拍拍她的小脸,哄道,「乖,转过去,跪在床上。」 
  上官瑶淼在殷玉龙的摆弄下,跪趴在了比较柔软的草地上,高高的撅起红润 的香臀,在殷玉龙面前淫荡的晃动,「插瑶淼,小屄要吃肉棒……」
 
  大掌狠狠落下,原本粉红的香臀顿时更加鲜红,「骚货,浪起来!再求我!!!」 把屁股撅的更高,让殷玉龙清晰地看到那只长几根稀疏毛发的小穴,红肿的屄口, 春水多的都滴到了地上,「玉龙哥哥,好哥哥,屄儿饿,要吃哥哥的大肉棒…… 狠狠肏瑶淼吧……啊……」
 
  巨大的肉棒孟染挤进那小小的洞穴,那个地方如此的小,被他强硬的进入, 湿热的感受让殷玉龙恨不得就此干死这个淫娃,「浪货!你这个没有男人干就活 不下去的母狗!干死你!叫你浪,叫你骚……」
 
  大手抓住娇小臀瓣的两片嫩肉,粉色的臀肉从指间挤出,臀部被狠狠地向两 边扒开,露出同样粉红的小菊花。
 
  「哥哥……瑶淼不行了……又来了……啊……好舒服……嗯……」上官瑶淼 身子猛地拱起,整个身体不断地颤抖抽搐。殷玉龙肏弄那么久也精疲力尽了,捏 着两片臀肉,急速的抽插着「射死你,这勾引哥哥的……小婊子……啊……」伴 随着殷玉龙的仇恨全部射进了上官瑶淼花瓣的最深处。
 
  殷玉龙发泄后觉得浑身无比的舒坦,内功达到了中期一流高手境界了。完事 了殷玉龙当然不会忘了身边的峨眉小师妹上官瑶淼,抱着小小身躯,轻吻起来。 
  上官瑶淼轻打殷玉龙结实的胸膛,「玉龙哥哥坏死了,对人家那么粗暴,人 家下面疼死了。」「哦,等你玉龙哥哥来看看,」边说就要掰开玉腿仔细观看了, 「去你的……」说着便走去清泉洗身了。
 
  恋人总是甜蜜的,两人战场遍布武当山,殷玉龙除了把上官瑶淼开苞泄过一 次身后,在也没泄过了,问了下上官瑶淼才明白。上官瑶淼拥有先天补阳体,与 之双修采补可以令阳物加大加粗不早泄不阳痿,可以加到多大肯定和功力有关系, 进入她体内,她想让你射就射,让你不射就射不了,春水是独特的兰花香,带有 崔倩作用,春水越是浓郁,效果越强。先天极阴体,使女人的妖娆魅力发挥到极 限,和催情药差不多效果,敏感度增加更容易高潮,被采补内力可以自身恢复。 有先天体质的练功都是平常天才的两倍。
 
  上官瑶淼不让殷玉龙泄身是为了他的宝贝,长大点。殷玉龙也没办法,看着 美人在胯下娇吟涟涟,自己却不能发泄欲火,想着就恼火,恼火就拼命干她,拼 命干她她就叫的更欢。很快上官瑶淼要离开了,恩准殷玉龙把阳精射进去,殷玉 龙那真的是乐坏了,结果殷玉龙给小萝莉摆了一道,被采补了内功,中期一流高 手掉回了二流高手,使得殷玉龙死的心都有,按照上官瑶淼说的是,玉龙哥哥武 功这么高,出去找妹妹怎么办呢?还是自己武功高点,可以管住他,小萝莉就成 了一流高手回峨眉闭关去了。
 
  殷梨亭知道后大怒,在殷玉龙身上练了三次武当剑法,大骂儿子没管好媳妇, 好在杨不悔回来了,不然殷梨亭可能还会在练一次。
 
  在晚上杨不悔帮殷玉龙搽药时,看着儿子那硬挺的肉棒,帮他撸了出来后道: 「玉龙啊,娘亲也不怪你,都是娘亲的错,只要你武功比娘高,娘就从了你如何, 还给你点特殊奖励如何?」「好」殷玉龙爽快的答应,说着便抱起杨不悔吻着她 的红唇。
 
  动着的娘亲肯定比睡着的娘亲强,现在又了目标,娘是中期一流高手,前几 天自己也是,想着上官瑶淼恨的牙痒痒的,上官瑶淼迟早有天老子要在你的洞里 施展整套武当剑法,不然对不起我老子教的剑法,想起剑法浑身又疼起来。 
  时光飞快过了几年,只见武当山顶处,一个星眉剑目的英俊少年,在哪发泄 心中兴奋对着悬崖大吼:「我突破了,我殷玉龙用了五年时间,突破到中期一流 高手了,啊啊啊……」当年的殷玉龙没想到,突破到中期一流高手那么难,答应 娘亲那么爽快,中途后悔过,可是被娘亲两耳光扇得不知道东西南北,没办法乖 乖的练功吧。
 
  那是突破到中期一流高手是得到了上官瑶淼的红丸阴精,陈理得到张凤梧的 红丸立马升级到超宗师,所以先天体质的处女不是很好找地。殷玉龙除了没有名 屌,什么都好,英俊潇洒,练武奇才,高大威猛,玉树凌风,写了一半了,有什 么要求回复提下吧,不提就很快结束了,越写越像穿越文的节奏,不管了自己写 的比较舒服。
 
  殷玉龙发泄完心中的兴奋,见到了一个中年妇人在山间小道上等着人,一看 是娘亲杨不悔,几年没在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依然容貌俏丽,一张绝美脸蛋透着 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皮肤雪白,眉目如画,一双大眼,眸子漆黑明亮,身形比 以前更显丰满圆润了。
 
  殷玉龙一把抱住娘亲,又是亲又是吻「好了,好了,娘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做 的,先去洗个澡,晚上和你爹一起庆祝下你这坏小子成了一流高手,还有在给你 小子一对宠物。」杨不悔拍了拍儿子的后背道,摊开双手,慢慢在肩膀上隆起一 个指头般大小的包,向着手掌移动,只见一蓝一红两团像海参般的物体出现在杨 不悔手中,殷玉龙好奇的想去拿了一只看看,握在手上软绵绵的冰凉冰凉的,表 面还有凹凸不平的倒刺和颗粒,捏了下还有点透明粘稠液体渗出,还一下一下在 那蠕动,相当恶心。
 
  殷玉龙好奇问道:「娘亲,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啊。」杨不悔解释道: 「这是蛊,阴阳蛊,蓝色是阴蛊,红色是阳蛊,都是种上古异种,和段誉吃下的 莽梏朱蛤是一个级别的,它们无毒无攻击力却十分通灵,蛊是邪术的一种靠吸食 精血为生,所以可大可小,表皮可以短时间硬化,吸食别人的精血就听别人指挥 了,所以必须自己喂养,最后必须养在女人体内。」
 
  殷玉龙又问道:「只能养在女人体内,送给孩儿也养不了啊,而且又没什么 作用。」「说你没见识,就是没见识,看娘给你示范下,」杨不悔运功一收,阴 阳双蛊瞬间变小并回到体内,接着兰花指一弹,旁边一棵手指般大小的枝干,啪 的声响,应声断裂,紧接着阴阳蛊又出现在杨不悔手掌上。
 
  殷玉龙高兴道:「这么好玩的东西,真的给孩儿吗?娘?」「是送给我的小 媳妇的,上次来了,娘又没在,过些天娘亲自去看看,好了玉龙逼出两滴精血让 它们吸食,让你小子看看最后作用。」杨不悔说完脸上羞涩无比。殷玉龙没注意 到,用精血喂养着阴阳蛊,阴阳蛊很贪吃精血,距离还有三尺远就已飞快过来吸 食,就一眨眼功夫,速度相当快。
 
  不一会,殷玉龙觉得自己多了两手指,可以自由控制阴阳蛊做任何动作,必 须在三尺内,远了就只能直来直去,上下都不行,和娘的区别在于不能收进体内, 阴阳蛊出来是有时间的,出来久了会死。
 
  「好了,娘回去准备下,晚上给你这坏小子一个惊喜。」杨不悔说完带着阴 阳蛊下山了。
 
  殷玉龙怀着兴奋和期待快速下山了,回道自己院子里打扮打扮。
 
  傍晚,殷玉龙打扮得十分帅气,来到了爹娘住的院子,敲了敲门,没过多久 门开了,开门的是娘亲!殷玉龙微微一楞,穿的是件白色长裙,娘亲的奶子似乎 比以前更大了一些,轮廓隐隐可见,而且奶头隐隐凸起,一看就知道没穿裹衣。 不过娘亲给我的感觉却不同了,充满了骚贱的气质,虽然她没有做出什么举动, 但就是站在那,就给人一种觉得她很风骚,想要狠狠蹂躏她的感觉!忽然感觉到 自己两根手指被狭窄甬道挤压,很自然的动了起来。
 
  这段时间殷梨亭让杨不悔改变很大,在一年前就等着儿子突破了,殷梨亭从 没让杨不悔泄过身,日日折磨得杨不悔不上不下,异常难受,杨不悔终于等来了 这一天。那种骚浪的气质已经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遮掩不了了。以前,杨不悔 还没有这种感觉,只有她淫荡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平时却很端庄,断然不会有这 样的感觉!
 
  「坏小子,别弄了,你爹都在等你了!」杨不悔边走边道,等来到客厅门外, 调皮的翘起香臀,把那白色长裙撩了起来,露出那雪白肥大的香臀,虽说是很快 的一瞬间,杨不悔便进去客厅了,殷玉龙那犀利的眼神注意到,娘亲的神秘幽谷 和娇嫩菊花,分别插着阴阳蛊,怪不得刚才有那般感觉。
 
  「坏小子,等下别让你爹发现。」耳边传来杨不悔的传音,也没见殷玉龙怎 么回应,只是在那猛动手指。
 
  没过多久,殷梨亭进来准备一家人吃饭,饭是杨不悔亲手做的,殷玉龙看着 杨不悔在厨房里忙碌,还特意让阴阳双蛊转动半天,也没见世面异常,可能距离 有点远。看来娘亲是越来越厉害了,即便插着东西都没什么影响,不过娘亲的忍 耐力确实很厉害。
 
  殷梨亭坐在主位上,殷玉龙和杨不悔分别坐在两边,虽然杨不悔表现得没有 任何异样,但看着她那雪白的大腿以及裙角,殷玉龙还真有种冲动想要掀开看看。 
  杨不悔刚坐下,忽然身体颤抖了一下。殷梨亭的眼角看见杨不悔慌乱的瞥了 殷玉龙一眼,心道这小子有前途,心里也紧张儿子知道老子的嗜好不好。
 
  殷玉龙正在看着杨不悔,利用感应控制阴阳双蛊,让它们转动伸缩,还在菊 花处散发出冰寒气息,在幽谷深处散发火热气息,令杨不悔身在水深火热当中, 自己不但不能呻吟,还要控制身体颤动,脸上还带着阵阵微笑。
 
  殷梨亭偷偷的注意着杨不悔,看起来她一切如常,只不过把腿夹得很紧,坐 下之后也不曾动过,一只手夹菜,一只手却放在腿上,始终低着头,偶尔会微微 颤抖。最主要的是,她的奶头已经完全凸起来了,异常明显!心里顿时起了坏主 意。
 
  「不悔你怎么了?」殷梨亭忽然伸手放在杨不悔的大腿上,杨不悔的身体顿 时猛地颤抖,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呻吟,身子顿时僵住了。她抬起头,面色潮红, 有些颤抖的说道:「没……没怎么啊!」
 
  「哦,那脸怎么这么红,是太热了吗?」殷梨亭关心的问道,手却在杨不悔 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杨不悔忍不住微微咬着嘴唇,时而颤抖。「可……可能是 吧!没事,夫君,吃饭吧!」
 
  杨不悔一面说,一面伸手将殷梨亭的手拿开,并传音埋怨殷梨亭这个时候还 不老实。当殷玉龙看到这一幕,还以为娘亲杨不悔是怕忍不住被爹爹殷梨亭发现, 不由心中一荡。
 
  殷梨亭已经看到杨不悔偷偷的朝着殷玉龙看去,眼神中透露着哀求。这种感 觉,真他娘的刺激啊!殷梨亭不禁佩服起自己夫人来,这样的点子都想出来的。 
  殷玉龙显然没有理会娘亲的哀求,在双穴的刺激下,杨不悔似乎有些忍不住 了,忽然扶着桌子站起来,喘息的说道:「我,肚子不太舒服,我去躺茅房!」 说完之后,就慌慌张张的走了出去。她走得很快,姿势也有些古怪,随时有些站 不稳似的。
 
  等杨不悔出了饭厅之后,爷两便聊起趣事吹牛大炮起来。
 
  过了一会杨不悔回来了,看起来一切如常,除了俏脸微微发红之外。殷玉龙 没在有那手指般的感觉了,估计娘亲重新喂了精血,夺走了控制权,估计以后自 己要玩,娘亲也会拿出来的。
 
  回来之后便是吃饭喝酒,殷梨亭和殷玉龙喝了不少酒,说自己儿子很天才, 那么快就达到一流高手,杨不悔也喝了不少,看起来也有些醉意。
 
  殷梨亭喝了不少,说要去趟茅房。等回到客厅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杨不悔不 见了,就儿子殷玉龙坐在那喝酒。殷梨亭好奇的问道:「你娘呢?」「娘亲啊, 好像去厨房在炒两小菜送酒!来来来,咱爷两俩接着喝,好久没那么开心了!」 
  殷梨亭不疑有他,坐下来接着喝。可渐渐地,却发现殷玉龙的表情有些不对 劲,似乎很享受的样子。不悔不会在桌子下面再给儿子吹箫吧?餐桌比较宽敞, 再加上桌布是落地的,所以除非是掀开桌布,否则根本看不见里面,藏个人的话 根本没什么大问题。
 
  夫君还在这呢,不悔竟然钻到桌子底下给儿子吹箫!殷梨亭的肉棒不由自主 就勃硬了,很有一种想要掀开桌布的冲动,太刺激了!
 
  殷玉龙浑身是舒爽的快爆炸了,娘亲在下面帮他吹箫,自己却依旧跟爹爹谈 笑风生、喝酒聊天,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在爹的面前射入娘亲嘴里的快感欲 望,在心中蔓延一流高手都压制不了了。忽然,殷玉龙的手微微抖了抖,身子向 前倾斜,脸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射了!
 
  殷梨亭也是老江湖了,知道儿子泄了,也不点破,心领神会道:「没有酒了, 我去拿酒。」说完,殷梨亭便起身离开餐厅去了地窖那边。快要离开客厅时,殷 梨亭趁机偷偷回头,果然见到杨不悔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嘴里似乎含着阳精, 正偷偷的朝殷梨亭这边看。
 
  隐约听见有声音,殷梨亭再悄悄的扭头用余光打量,杨不悔已经坐好,正用 手擦着嘴角的阳精,然后喝了口酒将阳精吞了下去。
 
  这时殷玉龙泄了一次五年份的纯酿,也喝了不少,见爹出去拿酒了,便冲过 去抱着杨不悔狠狠吻着,并在那丰满成熟娇躯揉捏。「坏小子,爽了吧,在爹面 前把娘亲射了,好了,你爹要回来了,」杨不悔有点给吻得喘不过气道。
 
  殷梨亭不一会拿着酒回来了,和殷玉龙又是喝了会,殷玉龙喝的有点多,要 去茅房下,说着就往外走。
 
  杨不悔见儿子出去后,传音道:「怎么样,老王八刺激吗?」「刺激,太刺 激了。」殷梨亭连连点头也回道。
 
  杨不悔继续低声传音道:「等下还有呢,等下夫君这样这样,懂了吗?」殷 梨亭不禁期待,还会怎么精彩?
 
  过了一会,殷玉龙回来了,杨不悔见吃的差不多就收拾起来,叫他们爷两出 去大厅坐,等收拾好了,来到殷梨亭身边迅速点了几大穴位,并向殷玉龙招了下 手。
 
  殷玉龙看到这情形那有不知道怎么做,飞身上前对着杨不悔上下起手。
 
  殷梨亭哪里给点了穴位,杨不悔那几下只是做下样子给殷玉龙看的。殷梨亭 跟杨不悔不过间隔一个拳头的距离,而此时,杨不悔的骚屄却正在被儿子殷玉龙 的手指玩弄,这真是太刺激了!杨不悔渐渐地开始有一些反应,身体开始颤抖, 双腿也渐渐地夹紧,甚至呼吸都有些沉重。
 
  「停……停下吧,求……求你了,别……别在你爹面前这样……」杨不悔的 神色迷离,咬着嘴唇朝着殷玉龙哀求。殷玉龙却「嘿嘿」一笑,手指似乎用力地 抠了一下杨不悔的骚屄,杨不悔顿时颤抖的哼了一声。「放心吧,爹爹今天喝了 不少酒,又被娘亲点了穴位!再说了,娘亲不觉得刺激吗?娘亲的骚屄可湿得够 呛,春水泛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