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3) - 黄色电影 - 最好的激情黄色片电影网站就是黄色电影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3)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3)

第一章
 
  那一年我还十五岁,日子里正满是阳光,憧憬,我相信天是蓝的,相信海的 回声。
 
  纯洁得连白马王子都没有想到过。
 
  可是,我的世界却突然在一天内都变了。
 
  那是一个雨后的下午,放学后我像平常一样沿着小城的林荫道向家走去。 
  到家前的最后一个拐弯处,看到前面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掉在地上一样东西。 
  走过去捡起来,是一副扑克牌。
 
  抬头再看时,那人急慌慌的已走得远了。
 
  喊了两声没有结果,转念一想,牌也不值几个钱,正好可以拿到学校和同学 玩。
 
  于是哼着小曲回到家中自己的屋内,打开了扑克牌,整个人突然一下子呆住 了。
 
  那是副什么样的牌啊,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光着身子的男男女女,男人 又粗又丑的东西,女人鼓鼓的乳房。
 
  我的脸上热血上涌,脑中一片空白,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
 
  当我从震惊中缓过来,已是十分钟过去了,小裤衩上湿漉漉的一片,大腿内 侧凉津津的。
 
  我想静,却静不下来,头晕煳煳的,脸热得发烫,心呯呯的乱跳,而下面, 我尿尿的地方,又痒又涨,还有水津津地流着。
 
  我知道不应该看,就想着把牌扔掉,可不知为什么忍不住把牌又一次拿了起 来。
 
  这一次才发现有的牌上还有字,「大鸡巴哥哥使劲操啊」,「骚穴痒死了」。 
  看得我双手哆哆缩缩,面红耳赤,正是从那文字中我才第一次知道了牌上那 含在女人嘴里的、插在下面洞里的男人那粗大的东西叫作鸡巴。
 
  就这样我一直迷迷煳煳到了晚上,几次想把牌扔到垃圾桶里,几次又想着最 后再看一遍。
 
  当我下定决心把牌包在了破纸中准备扔掉时,妈妈来叫我吃饭了。
 
  于是慌慌张张把牌藏好,来到厅里和父母吃饭。
 
  那时父母工作都忙,也没注意到我的异常。
 
  晚饭后回到屋,鬼使神差的又一次拿起了包在破纸里的牌。
 
  一个晚上,满脑子里全是光着屁股的男男女女。
 
  我知道那种行为应该是耍流氓,不应该看,不应该学,可夹紧的下半身一阵 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下面一直传到脑子里,又从脑子里放散到了四肢,那种放电 似的感觉实在是太神奇了。
 
  静下来细细的体会,只要一想到牌上的场面,我尿尿地方的上面就有一小块 肉痒痒的涨鼓鼓的,不由自主的就会把双腿夹紧,那块肉就会更鼓更涨,带着周 边的肉也热乎乎的,尿尿的地方也会一缩一缩的自己动着,一股热水就会从尿尿 的地方流出来,而酥麻的感觉也会从下面放射到身体各处,并让我不由自主地把 身体绷得直直的,好更享受那种从没体验到的令人着迷的感觉。
 
  就这样,我的下面涨了痒,痒了热,热了湿,湿了凉,凉了又涨,一次又一 次,一直到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顺理成章的恍恍惚惚,想着男人怎么会长那么丑那么大的 东西,还直挺挺的。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看出来过呢?班上的男同学,老师,爸爸,叔叔,没见谁 下面鼓囊囊的啊。
 
  难道扑克牌里的男人是一种专门的特殊品种?那么大的东西女人下面能放得 进去吗?放在嘴里是什么感觉?还有把那东西,对了,叫鸡巴,把鸡巴放到屁眼 里的牌,鸡巴看起来比我拉的屎还要粗,屁眼能受得了吗?都说男女在一起会生 小孩,到底是把鸡巴放到嘴里,尿尿的地方,还是屁眼里才会生小孩呢?更有两 张牌是我都不敢去想的,那是女的嘴里和屁眼,还有下面都塞着鸡巴的照片,女 的被几个男人挤在了中间,连乳房都被压得扁扁的。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这两张牌,我就会浑身发抖,不由自主的流出水来。 
  有次上历史课,我就想到了这两张牌,不一会就哆哩哆嗦地感到大腿根处湿 了一片。
 
  这让我又羞又愧又怕又紧张,还好那时没人注意我。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在有人时想那两张牌了。
 
  没别人在家的时侯,我也不止一次的偷偷对着镜子照着自己。
 
  看自己的乳房,才鼓了一小点,比扑克牌里那些女的大得夸张的乳房差的不 是一星半点。
 
  再脱了裤子,脱掉小裤衩,看自已的下面,疏疏的几根毛,尿尿的地方粉粉 的,最上面有个小豆豆似的东西,我知道,每当我胡思乱想时,就是那个东西涨 涨的,痒痒的,让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摸上去,带着我一步一步走向天堂。 
  小豆豆的下面,有个小孔,应该就是我尿尿的地方了,再下面,当我把两腿 分开,是有一个洞,每当我偷照时,脸会红,下面会痒,那个洞里也会有粘粘的 水流出来,让我飘飘欲仙,可当我的手指向里插时,却根本插不进去。
 
  怎么看,我的下面都和扑克牌里那些女人的下面不太一样。
 
  而当我噘起屁股去看自已的屁眼,也不像扑克牌里的女人似的是一个洞-可 以让鸡巴放进去,而是收得紧紧的,用手指去捅,屁眼一缩一缩,感觉怪怪的。 
  偷着照了几回,也没真正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是每次到最后都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边用一只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另 一只手摩擦着下面的小豆豆,脑子里不停地想着扑克牌里那在女人嘴里,屁眼里 和逼里的鸡巴,直弄到自己浑身酸软,下面湿漉漉的一片才能罢休。
 
  这样几次之后,我满脑子里都是男男女女那些事。
 
  为了弄明白,我开始不停地翻书,这事不能问人,除了查书我还真不知道还 能怎么弄清楚。
 
  就这样,又是生理卫生的课本,医学教材,还有各种小说,花了好几个月, 总算弄明白了男女之间的事。
 
  明白了下面的小豆豆是阴蒂,阴蒂下面是阴道,俗称逼,而我的手指插不进 我的阴道是因为处女膜。
 
  男的鸡巴平时并不大,只有在想着操逼的事时才会变大。
 
  明白了鸡巴插在嘴里是口交,插在屁眼里是肛交。
 
  还从红楼梦里发现了男同性恋是怎么回事-『亲嘴摸屁股,一对一操,噘草 根子比长短,谁长谁先干。『,原来鸡巴不光可以插在女的屁眼里,也可以插进 男的屁眼里。
 
  在我努力搞明白男女操逼的事的那几个月里,我来了月经,这让我非常的兴 奋,我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一个可以挨操的女人了。
 
  而搞明白之后,我心里更痒痒了,总想着尝尝挨操到底是什么滋味。
 
  比我的心里还痒的,是我的逼。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都会夹紧双腿,使劲地磨擦,一边想像着男人的鸡 巴,一边更用力地压迫我空虚的骚逼。
 
  而早上醒来,我的左手也经常不由自主地放在了我的骚逼上,或者醒来时手 己经在骚逼上了。
 
  我的成绩直线下降。
 
  我知道不应该一天到晚想着挨操的事,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
 
  每天走在路上,总是向着男人的裤裆看,边看边想着这人的鸡巴大不大。 
  在我们班,我重点想着两个人。
 
  一个是体育委员刘明,长得高高大大,胳膊上,腿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很 是结实。
 
  我想,那么大的个子,鸡巴一定不小。
 
  而他腿上还有好多浓浓的汗毛,看着他腿上黑黑的汗毛,就能让我想入非非。 
  只是别的班的体委大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刘明却是班里的优秀生,学习 好,老师喜欢,还求上进,一天到晚严肃认真的样子,让人很难接触。
 
  另一个我想和他操逼的人也姓刘,刘鹏。
 
  刘鹏长的不起眼,白白的,瘦瘦的,却在社会上有许多朋友,说话也流里流 气的,有老师说他将来一定会变成流氓。
 
  可我想,流氓不就是性交随便的人吗。
 
  像我这样成天想着挨操的人,将来一定是女流氓,找个男流氓来操我,正好。 
  不过,我的第一次不是和刘明,也没给刘鹏,而是半被逼,半主动的被数学 老师给操了。
 
  因为我的成绩下降得厉害,老师们那时总找我的家长,要不就把我留下来, 谈心,补课。
 
  那天,数学老师又让我放学后别走,补课。
 
  下学到了数学老师的办公室,老师给我讲题。
 
  我那里听得进去啊。
 
  脑子里还想着刘明腿上的毛呢,不知那毛摸起来手感怎么样,也不知他身上 毛多不多,鸡巴上面的毛密不密。
 
  想着想着,就看见数学老师裤管下的一小截小腿,上面也有黑黑的毛。 
  看着老师的腿毛,不由的心里一动,不自觉的又扭了一下腰,夹紧了双腿。 
  顺着老师的双腿向上看,突然发现老师的裤裆部一动一动的,这是怎么回事, 是鸡巴在动吗?我立刻就盯住了老师的裤裆。
 
  正当我感到奇怪时,突听得老师喊我的名字。
 
  饶是我脸皮再厚,也不由得脸象发烧似的变得滚烫滚烫的。
 
  事后想,我那时迷迷煳煳的状态肯定被数学老师观察了好久,而从我那时不 时盯着男人看的眼神,花痴样的表情中老师一定是猜出了什么。
 
  而在办公室里我的举动也可能有点诱惑的感觉。
 
  反正数学老师的面貌突然变得很可怕,看向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光着屁股的 骚货。
 
  我直觉一定会出事,可能就要被老师操了,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当时数学老师说了许多话,我心慌意乱之下也没听太清,反正就是些严守秘 密,不许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老师能帮我,听老师的话有好处之类。
 
  到了最后,老师的一句「其实我看你就是个发了花痴,想男人的鸡巴想疯了 的骚货」
 
  一下击中了我,我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下面一紧,一股骚水突地流了出 来,把我的裤衩弄得湿湿的。
 
  正在不知所措,老师的手摸到了我的脸上,大手干干的,软软的,把我的小 脸摸的又烫又舒服。
 
  我一边说「不要」,一边脸却不由自主地贴了上去。
 
  这会儿,老师的另一只手从我的衣服里伸了进去,一下捏住了我的乳头。 
  我连忙用手去推,身子向后缩,谁知老师的手一用力,手掌一拢一揉,手指 一捏,整个的乳房就象触了电似的,酸麻痒涨,操,被男人第一次摸,快感太它 妈强了,我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嘴里哼哼着,只觉得下边的逼一阵紧似一阵, 一大股骚水哗的就流了出来,意识一阵恍惚。
 
  当我再清醒过来,发现自已己经半躺在了办公桌上,裤衩早己没了,下身光 光的只剩下白色的绵袜子和鞋还在脚上,双腿正被老师举得高高的,骚逼大张着, 老师正挺着鸡巴磨我的逼呢。
 
  「老师,不要啊,我还是处女,没被男人操过呢。」
 
  老师一愣,「不会吧,有你这么骚,勾引男人的处女吗?」
 
  「下面的水都流成河了,还处女,我呸。」
 
  「嗯?」
 
  老师嘴上说着,脑袋却低了下去,用他那四百度的近视眼隔着眼镜片看我的 骚逼。
 
  第一次大张着双腿被男人盯着看,即便在我的脑海里曾无数次的幻想过,春 梦中也出现过,真的发生了我还是有些害羞,有些不安。
 
  正惶恐时,听到老师说,「我操,还真是处。还没被男人操过就骚成这样, 将来还了得?」
 
  接下来,接下来我就感到一个热热软软,湿湿的东西贴到了我的逼上,那是 老师的舌头。
 
  舌头,竟然是舌头。
 
  那一瞬间我浑身抖了起耒,嘴里发出了一声长似一声的呻吟。
 
  老师的舌头极其灵活,先是用舌尖分开了我的逼,接着一边慢慢的吻着,一 边渐渐向上,用舌头去舔我的阴蒂,边舔边吸。
 
  我那受得了这种刺激,浑身颤抖着,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放声大叫。 
  双腿一夹,使劲夹住了下面毛茸茸的脑袋,一只手用力把老师的头按向自已 的骚逼,一只手拼命地捏着自己的奶头。
 
  「喔,喔,快,我要,我受不了了,我……喔」。
 
  我屁股使劲地向上挺,手向下用力,全身绷紧,感觉如处云端。
 
  「唔,快舔,啊……」。
 
  在我的大声淫叫中,阴道剧烈收缩,噗的一声,大股的淫水急射而出,我喷 了,高潮了,还没被鸡巴操就直接潮喷了。
 
  高潮后我身子一软,两手放松,数学老师晃了晃头,带着满脸的淫水,从我 的两腿之间站了起来。
 
  「操,骚货,你骚没边了,差点被你给憋死」。
 
  边说,老师边用手抹了一把脸。
 
  又把手递到了我的嘴边。
 
  「来,骚逼,尝尝你自已的骚水」。
 
  「不」。
 
  我扭头闭上了眼晴。
 
  「不什么,我都吃了你的,你还不尝尝自己的」。
 
  说着,老师把湿漉漉的手指塞到了我的嘴里。
 
  一股腥腥的,咸咸的味道。
 
  我正半是害羞半是好奇地尝着自已的味道,老师的手从我的嘴里缩了回去。 
  「来,尝尝我的」。
 
  随着老师的话,一股又腥又咸的气味弥散开来。
 
  我睁开眼,一根大鸡巴就在我的眼前。
 
  「快,尝尝我的鸡巴」。
 
  老师直挺挺的大鸡巴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男人那独有的腥臭的味道强烈的 刺激着我,让我的心跳再一次加快。
 
  我知道被操是免不了的,反正也是我早就想做的事,干脆主动一点吧。 
  我用手抓住了老师的鸡巴,放入了嘴里。
 
  老师的鸡巴又大又热,握在手里才发现直挺挺的鸡巴还有些弹性,放入我的 嘴里后立即充满了我的口腔。
 
  我想着扑克牌里那些女人含着鸡巴的样子,模彷着,慢慢的让鸡巴深入我的 口腔。
 
  我一边吸吮着鸡巴,一边用舌头舔着,鸡巴在我的嘴里一跳一跳的,一股腥 咸的味道。
 
  这就是男人的鸡巴,我总算是尝到了男人的鸡巴。
 
  一边舔,一边想,吸着老师的臭鸡巴,我的头不禁又晕忽忽地,两腿间又胀 又痒,骚逼里却觉得空空地难以忍受。
 
  我开始再一次地用手去揉捏我的骚逼并夹紧了双腿。
 
  正当我发骚地吸着鸡巴的时侯,老师用手按住我的头,慢慢地把鸡巴退了出 来。
 
  「小骚货,有你吸的时候,现在还是让我先给你开苞吧」。
 
  说着,老师站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再一次抬起了我的双腿,用鸡巴在我的逼 上磨了起来。
 
  我的下面早已是湿湿的一片了,被老师的鸡巴一磨,更是骚水流个不停。 
  男人的鸡巴磨我的骚逼,可比自己用手摸的刺激强太多了,我只感觉全身象 过电似的,屁股不停地向上挺起,追寻着更强的刺激。
 
  「喔,老师……喔,快,操我吧,快来操我吧,老师」。
 
  「啊,受不了了,……啊,操了我这小逼吧」。
 
  我实在痒地难受,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发泄似地胡说着。
 
  「好,好,这就来」,老师说着,把我的腿放在了他的肩上,用手扶住了我 的屁股,鸡巴对准了逼口,使劲向里面捅去。
 
  「啊……」,我大叫一声,只感到下面象撕裂似的巨痛,不,就是撕裂了, 老师的大鸡巴撕裂了我的处女膜,向我的身体深处插去。
 
  「不要,别……」
 
  我用手推着老师。
 
  老师却和疯了似的,不管不顾,一下又一下向我的骚逼深处扎去。
 
  鸡巴在我的逼里进进出出,逼里又疼,又痒,又酸,又满,弄得我浑身是汗, 止不住地哆嗦。
 
  渐渐地,痛感开始变弱,成了一种别有滋味的刺激,快感越来越强,强得让 我快要忍受不住。
 
  「啊,操啊,操我阿,……使劲操啊」。
 
  「啊……」,我大声的叫床,身体象要被鸡巴操穿,意识似乎随着快感一起 飘了起来,双手却死命地抓住了老师,骚逼也紧紧地紧紧地夹住鸡巴,用力地磨 擦着。
 
  最终,我在半失神的情况下,被老师再次操到了高潮,而老师,也把滚烫的 精液射进了我的骚逼。
 
  当我再次回过神时,老师又把刚操完我的鸡巴伸到了我的面前。
 
  「来,小骚货,帮老师把鸡巴添干净」。
 
  受扑克牌的影响,我把舔鸡巴当成了男女间理所当然的事情,乖乖地张开嘴, 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鸡巴比操我时小了不少,软了不少,味却更重了。
 
  上面粘满了我的淫水,鲜血,还有精液。
 
  望着这个操破我处女的鸡巴,我不由心动,张着嘴,主动吸了起来。
 
  鸡巴上的那些东西,滑滑的,腻腻的,又骚又腥,都被我吃了进去。
 
  也许是第一次吃的鸡巴味道就很重的原因,以后的日子里,我对那些味道浓 重的鸡巴充满了兴趣,越脏的越能刺激我的性欲。
 
  无论是长时间不洗的,刚尿完还带着尿充满骚味的,从逼里拨出带着精液逼 水的,或是刚操完屁眼一服臭气有时还沾着屎的,都让我从心里想把它们舔吸干 净,细细品尝那浓浓的味道,并把之留在我的身体里。
 
                【待续】